网站首页杂志简介编委会成员过刊目录投稿指南在线订阅联系我们读者论坛Mil Med Res
消息通知:

 

作者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在线办公
刊物信息
期刊名称: 解放军医学杂志
主管单位: 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
主办单位: 人民军医出版社
通讯地址: 北京100036信箱188分箱
邮政编码: 100036
电 话: 010-5192730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77-74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56/R
邮发代号:2-74
 
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ASCO 2014:会议抢先看——乳腺癌篇
信息来源:环宇达康肿瘤会诊中心  发布日期:2014/5/22 12:50:58
下面分别从ER阳性乳癌、HER2阳性乳癌、三阴乳癌,以及中国学者的报告这四个部分介绍今年ASCO会议的要点:
ER阳性乳癌:
1.绝经前早期乳癌患者卵巢功能抑制(药物绝经)以后的内分泌治疗:使用芳香化酶抑制剂(AI)类还是他莫昔芬呢?这是一个将TEXT(Tamoxifen and Exemestane Trial)研究和SOFT(Support of Ovarian Function Trial)研究联合分析的、总入组人数达5000人的研究。这两个研究都针对的是年轻未绝经的、激素受体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术后患者,这部分患者目前的标准内分泌治疗是口服5年的他莫昔芬,可以选择性地使用卵巢抑制剂。
然而,由于绝经后患者使用AI类的效果优于他莫昔芬,那么,未绝经患者使用卵巢抑制剂后是否可以使用AI类药物呢?这两个研究已经在2011年入组完毕,让我们期待会议当天对这个研究结果的报道,它的研究结果可能会改变临床实践。
2.VEGFR抑制剂贝伐单抗在乳癌中的应用:我们已经知道,Her2阴性的早期乳癌患者的术后辅助治疗中,使用贝伐单抗并不能进一步提高生存率(ECOG E5103);而在转移性乳癌的一线治疗中,联合应用贝伐单抗和化疗药物却能够提高肿瘤的反应率。本次ASCO会议报到的Gineco 实验告诉我们,在晚期乳癌中,将贝伐单抗作为维持治疗药物并不能进一步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
3.有前途的新药----CDK4/6抑制剂:这是一个靶向于G1期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DK4/6)的新药。在今年早些时候的AACR年会上,PALOMA-1研究告诉我们,CDK4/6抑制剂Palbociclib联合应用内分泌治疗(来曲唑)可以显著增加ER+/Her2-晚期乳癌患者PFS达10个月,因此Palbociclib在今年4月被FDA评为“重大突破”药物。在今年的ASCO摘要中,有临床实验研究Palbociclib+紫杉醇对于晚期乳癌治疗的安全性评估,结果显示患者可以耐受这两个药物的联用。
当然,其他制药公司也在紧锣密鼓研究CDK4/6抑制剂药物,比如,礼来公司的CDK4/6抑制剂LY2835219联合ER抑制剂氟维司群(Fulvestrant)的I期临床试验,诺华公司的CDK4/6抑制剂LEE011联合内分泌治疗AI类药物(来曲唑或者依西美坦)以及mTOR抑制剂依维莫司(Everolimus)的I期试验,这些都是应用于晚期ER+Her2-的乳癌中。这些研究说明大家对于CDK4/6抑制剂寄予厚望,并迫切希望找到一个最安全有效的联合治疗方法。
Her2阳性乳癌:
1.ALTTO研究:比较Her2阳性早期乳癌术后使用anti-Her2的策略。实验的四个亚组分别是:赫赛汀(T)、拉帕替尼(L)、T序贯L(T→L)、T+L。这个试验的第2个亚组(即单药拉帕替尼组)因为中期分析效果不佳而停止入组。加之其他的实验陆陆续续证明了拉帕替尼单药效果不敌赫赛汀,所以,其实ALTTO实验的看点基本上变成了加用第2个Her2靶向药物能否进一步提高生存率的问题。摘要号LBA 4,试验结果要在会议当天才公布。
2.明星药物T-DM1:它是靶向药物Herceptin(T)与微管抑制剂Emtansine DM1共轭的创新药物。T-DM1在去年的ASCO会议上大放异彩,而今年仍有一些研究试图去寻找可以与T-DM1联用的药物的最佳剂量组合。比如将T-DM1与卡培他滨联合用于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的1/2期试验中,患者对这个组合有不错的反应率。
三阴乳癌(TNBC):
今年的三阴乳癌研究领域,尤其是新药研发上,并没有让人惊喜的3期临床结果。但是,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我们,TNBC对于含铂类化疗方案疗效较好:比如CALGB40603研究告诉我们,将铂类与VEGFR抑制剂贝伐单抗在新辅助化疗领域连用pCR率可以达到67%;此外,在去年的SABCS上报道的2期临床试验也说明,在TNBC的T-AC的标准新辅助化疗方案中,再加上铂类和Veliparib(PARP抑制剂),也能够提高pCR率约26%。
与此类似,今年也有将PARP抑制剂Rucaparib联合顺铂用于TNBC术后辅助化疗的初步报告(摘要编号1019),以及在晚期TNBC中联用PARP抑制剂Veliparib和卡铂的2期临床研究报告(摘要编号1021,这个组合的3期实验正在进行,摘要编号TPS1149),但是单单从这次的摘要来看,小编觉得这两个结果似乎都不是那么令人满意。
今年的ASCO会议上,还有一些研究旨在探索TNBC的众多亚型中哪个亚型对于铂类化疗效果更好,比如摘要编号为1000的研究发现,肿瘤浸润T细胞(TIL)对于预测铂类化疗的反应,而摘要编号为1005的研究则是Gepar Sixto研究的亚组分析,结果显示有germline BRCA突变的患者对于含铂的化疗药物反应更好。
TNBC的预后比其他的乳癌差,并且和ER阳性乳癌的复发模式不同,TNBC的复发大多在术后3年内,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更有希望的新药帮助患者渡过这段时期,以提高生存率。今年的ASCO会议也有一些正在进行试验的新药,比如PI3K抑制剂GDC-0941联用顺铂的1-2期试验(编号TPS1148),以及抗体-药物共轭药(antibody-drug conjugate, ADC)SGN-LIV1A(编号TPS1143)在LIV1A阳性乳癌中的应用的1期实验等。让我们期待这些新药能够给TNBC的治疗带来新气息吧。
中国科学家的报告:
1. 由医科院肿瘤医院的徐冰河教授教授牵头的、中国北方几家大型肿瘤医院参与的2期临床实验研究了微管稳定剂(microtubule stabilizing agent)药物UTD1在乳癌中的疗效。UTD1是一个埃博霉素类似物(Epothilone analog),有着和紫杉醇类药物相似的抗癌活性,这个药物在1期临床中不错的结果。这次的2期临床实验(编号1040)比较了在转移性乳癌患者中,单药使用UTD1和将其与卡培他滨连用的差别。
入组的患者既往均使用过紫杉醇及蒽环类化疗药物。结果显示,在联合用药组,有将近一半的患者达到了PR,而在UTD1单药组,有20%的患者为PR。无论是单药还是联合用药,药物毒性均在可耐受的范围。目前,UTD1+卡培他滨 vs 卡培他滨单药的3期临床实验正在进行中。
2.编号为1042的研究也是国内几家肿瘤医院联合进行的临床试验,它研究淋巴结阳性乳癌术后辅助化疗方案,比较了Epirubicin+紫杉醇(ET)*6个周期 vs 标准的化疗方案(EC*4-T*4)在可手术的、腋淋巴结转移阳性的乳癌患者中的疗效。目前,Epirubicin仍然是一个转移性乳癌的化疗药物,而这个实验证明了,ET方案在术后辅助治疗中的效果不弱于标准化疗方案,因此ET方案可以考虑作为术后辅助化疗的替代方案之一。
3.此外,还有一些研究晚期乳癌最佳一线治疗方案的实验,比如编号为1049的3期临床实验比较了紫杉醇(TX)还是长春瑞滨(NX)与卡培他滨配伍能够更好的提高晚期乳癌的反应率,这两个组合都使用卡培他滨作为维持治疗方案。结果显示,紫杉醇类比长春瑞滨有更好的PFS,即TX→X优于NX→X。
信源地址:http://hmw290233.chinaw3.com/hydkadmin/Admin_Index.asp环宇达康肿瘤会诊中心

sn

copyright ©《解放军医学杂志》编辑部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22号甲3号人民军医出版社   邮编:100036
电话:0201-882929-8021(军线)    010-51927306 (传真)
京ICP备06014771-2